2021毕业季 台前台后——2021毕业大戏Plog

发布日期:2021-07-14 05:0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www.002iu.cn!2021年毕业季,香港中文大学(深圳)魅影戏剧社的同学们们排了两部原创话剧,并在龙岗文化中心大剧院上演。

  5月9日晚,《熬夜俱乐部》率先上演,先锋剧打先锋,将当代大学生的生活搬上舞台;5月11日晚,《赤伶》压轴演出,展现民国戏曲风韵,戏中有戏,精彩纷呈。两部剧谢幕时,台上年轻的面庞有笑,有泪,有欢欣,有不舍……而所有的复杂情绪,都能在这两部剧的制作过程中找到源头。

  一切要从剧本说起。《熬夜俱乐部》的编剧李安,常笑称自己是李安(中国大陆),或许真的与海峡对岸的那位李安有着奇妙的缘分,他对演艺也有着敏锐的感知。但才华的存在不能抵消创作的艰辛与痛苦,从2020年10月开始创作起,一直到排练中期的2021年4月,《熬夜俱乐部》四易其稿,直到开演前的45天,剧本才最终定稿。

  《赤伶》则剧如其名,编剧陈寅天在2020年6月10日的下午,因为单曲循环的《赤伶》,因为哀婉的“台下人走过/不见旧颜色/台上人唱着/心碎离别歌……”,脑海中做起了一场梦,于是在查阅了大量历史与戏曲资料后,他正式动笔,创作出了这一段梨园传奇。

  2020年底,两部剧的剧本已有完整版。李安拿着第一版《熬夜俱乐部》找到沈韬,于是《熬夜俱乐部》有了两位联合导演;陈寅天则单枪匹马,进入他自编自导自演旅程的新阶段。两边主创同时启动了剧组的组建,副导演招募、剧务招募、演员遴选……一系列工作后,《熬夜俱乐部》剧组和《赤伶》剧组终于人员齐全。2021年2月底,两个剧组正式启动。

  一部剧有两个质变的过程,一次是从脑海中到纸面上,一次是从纸面上到舞台上。剧本已经有了,但要在舞台上把它们完美地呈现出来,剧组仍面对不小的挑战,特别是这种第一次搬上舞台的原创剧本,对于导演和演员来讲,一切都是从零开始。

  《熬夜俱乐部》因其直观的哲学探讨和多重的故事线,对演员理解剧本的要求很高。因此,李安和沈韬花了不少时间帮助演员理解台词的意思。剧本想要呈现的是当代大学生的真实生活,台词中探讨哲学的语言难免拗口,导致学生演员会出现台词不清晰的状况。不过,表演的魅力就在于反复斟酌人物心理活动,理解台词,然后在舞台上演出时心口同步,成为剧本中的人物,思其所思,述其心中话。在不断的打磨中,学生演员的表演状态越来越好。

  《赤伶》在排练场上面临的挑战丝毫不亚于《熬夜俱乐部》。《赤伶》的主角设定是唱花旦的美男子。导演陈寅天挑来挑去,也没能挑出一个够“美”的男演员,最后灵光乍现,敲定由女演员反串——这位女主角就是唐千惠。于唐千惠而言,反串已颇有难度,更令人头疼的是作为戏曲小白的她得演出“角儿”的戏曲功底。

  为了剧中仅有的几场戏曲戏,《赤伶》剧组请教了专业的昆曲老师,并向有戏曲演出经验的同学取经。在有限的四节昆曲课和各路帮助下,唐千惠学习了《生死恨》《沉江》《眠香》《骂筵》。与她有戏曲搭戏的两位演员王熠媛、龚勋也学习了戏曲的唱腔和身段。

  《赤伶》带给魅影戏剧社的演员的挑战是前所未有的。因为演员人数教多,群戏场面多,演员们除了记台词,还得记住繁多的调度,否则一个人出错,剩下的戏就不好接了。以《赤伶》中四人打麻将的开场为例,四位女演员平日很少打麻将,而角色要求演员可以一边做打牌的动作,一边说台词,如果有一个人出错,因为剧本逻辑和舞台设计,就会是非常明显的舞台事故。四位演员除了认真学习麻将的规则,闲暇时还得练熟“牌技”。

  《熬夜俱乐部》直到4月30日才完成宣传片的拍摄,尽管时间紧迫,但是效果极佳。

  《赤伶》则在2021年4月24日早一步完成了宣传片的拍摄,大家穿上戏服,拍了美美的照片。

  当4月飞逝而过,紧张、高压的5月就来了。对于两个剧组的同学来说,5月的上旬没有往常怡人的清风,每一天都像是在烈日下收割麦子,大家在收获的日子里尽情忙碌,用尽全力多做一点、做好一点,希望最后可以圆满地谢幕。

  定在5月9日晚7点30分上演的《熬夜俱乐部》,头一天才在学校完成了首次联排。5月8日的联排结束后,两位导演连夜来到剧院装台,这天稍早的时候,开心麻花在这里完成了他们的演出。5月9日一早,《熬夜俱乐部》剧组全员抵达剧场,开始了无缝衔接的技术彩排。他们只有8个小时时间,要搞定2个半小时演出里的所有技术与舞台问题,包括灯光、音效、道具、换场以及演员排练。在导演的文字记录里,他们是这样写的:

  “那一天是在眩晕中度过的,我们只是不断解决眼前出现的一个接一个的问题,不知不觉就到了晚上7点。

  只是在忙碌的技彩期间,往台上望去时,演员在台上说着已经重复了不知多少次的台词,舞台工件转动。它是真的。大幕拉上的那一刻,才突然回过神来,原来真的要演出了。”

  《赤伶》在剧场的排练时间比《熬夜俱乐部》稍微充裕一些。《熬夜俱乐部》演出结束当晚,《赤伶》剧组陆续入场。《赤伶》剧组在剧场泡了整整两天,在昏暗密闭的空间里,做最后的彩排。毕业大戏落幕,剧组的每个人都有种梦醒来的不真实感。

  5月9日晚,大幕拉开时,《熬夜俱乐部》开演了。这一场演出的绝大多数观众都是我校学生,台下是我们,台上也是我们。舞台上下好像有一座思维的虹桥,台上台下所思所想在剧场的天花板处汇聚融合。

  5月21日晚,麻将碰撞声中,《赤伶》上演。《赤伶》的观众组成更多元一些,不仅有我校师生,还有相当一部分社会人士。演出过程中,正像传统戏曲演出,台下频有叫好声,演到精彩之处,掌声欢呼雷动不绝。

  《熬夜俱乐部》演出时间2个半小时,《赤伶》演出时间3个小时,都是实打实的“大戏”。从剧本的构思,到最后的演出,编剧们经历了不容易的创作过程,导演们殚精竭虑想要呈现出精彩的舞台,幕后人员勤勤恳恳做好每一个细节,演员们苦心钻研演技……

  就这样,在两个剧组全组人员的努力下,在今年的毕业季,我们得见了两部原创好戏。两个剧组在剧场争分夺秒布场彩排时,我都有幸探班,看着大家忙碌的身影和紧张的神色,我对三位导演说:“这就是大学生会做的事情。没有实在的回报,没有功利的期盼,只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哪怕有点超出能力范围,也疯狂地努力想去把这件事做好。然后在结束时,收获全身心的愉悦和轻松,仅此而已。”八组每日吃瓜动态